《中國電視》訪問:電視劇市場孰輕孰重?

發布時間:2016-03-28 16:41:15 點擊:2144


文/本刊記者 李蕓


日前,電視劇業內人士“袖手2000”在新浪微博中透露出近期電視劇審查趨嚴的形勢:“抗戰劇、諜戰劇反雷一絲不茍,某衛視連續兩部待播劇難產;狗血懸浮劇(“懸浮”為“接地氣”的反義,“懸浮劇”指所發生的故事通常很難在現實中找到參照物,劇中人物和劇情也常被詬病無邏輯性可言。編者注)成下階段審查重點;古裝劇雷爛橋段列入審查重點?!本W友對此舉措一片稱贊。


當電視劇市場上提供的產品質量頻頻不達標時,觀眾成為最直接的受害者。雖然每個觀眾都有自己的選擇權,但在當前這個“賺快錢”的市場環境下,觀眾的選擇空間似乎變得愈發逼仄,邊看劇邊吐槽成為常態,個中況味不乏苦澀、無奈。


市場怎么了?


在晟喜華視發起的“困境與突圍”電視劇高峰論壇上,清華大學教授尹鴻提及當下的國產電視劇變得越來越“輕”。在題材上,制作公司愿意選擇輕巧的題材,風格趨向輕松,即便是古裝劇,喜劇所占的比例也越來越高,過于沉重的風格很難被觀眾接受。國產電視劇越來越輕型化、同質化。


雖然去年的《北平無戰事》《平凡的世界》收視和口碑兼具,但從今年上半年市場來看,備受熱議的依然是偶像劇、都市青春劇或是大咖作為通行證的生活劇等,而一些沒有顏值擔當卻不乏時代厚重、現實反思的堅守之作,如《大清鹽商》《海上孟府》等,并未形成收視熱點,甚至在發行時幾經磨難。


《海上孟府》從角色刻畫、演員配置和表演、現實表達上都可圈可點,其導演兼編劇張挺告訴《中國廣播影視》記者,這樣一部劇的發行過程讓人近乎絕望,電視臺的購劇部門拒絕的理由基本都指向“主題偏正、愛國主義情緒濃厚”。最終廣東衛視和東南衛視的接盤被張挺看成是“拔刀相助”,“他們原來也不播這種戲,只是因為發自內心的喜歡,也是有勇氣和擔當播這種戲,就播了?!睆埻χ毖?。


播出后的口碑如何?從豆瓣評分來看,目前最火的超級網劇《盜墓筆記》為3.0,《大清鹽商》為8.5,《海上孟府》為8.3。評分基數或不在同等量級,但亦可作為參考之一。


有專家指出,輕型劇大行其道的現象代表了當下的一種文化趨勢,實則是消費主義和娛樂至上產生的結果。


早期內地電視劇市場完全依靠港臺劇支撐,在張挺看來,目前創作中雷劇頻出的現象與早期港臺劇的風格遺留、并最終與韓劇的合流有關。變化從2012年底開始發生,2013年播出的《一起來看流星雨》作為標志性的開端,直至現在——“‘小鮮肉’是韓劇里的概念,現在電視里除了這種風格幾乎沒有別的,現在再出來《康熙王朝》這種劇發行也會相當難?!睆埻φf。


除了市場和觀眾口味的變化,原創力量薄弱也使得創作走向輕飄。張挺認為真正的編劇應該是從傳統文學的“根”上長出來,“他們不會雷,而現在這撥人特別少,優秀的編劇后繼無人?!?


當下又是一個唯IP的時代,IP最重要的來源是網絡文學,在利益驅動之下很容易走向同質。以前網絡文學滿足了小眾需求,現在則變成大眾層面的電視劇。網絡文學一旦被市場和資本擁抱,就可能出現目前的問題。


“編劇很難選擇市場,永遠是市場選擇編劇?!本巹】瓢喑錾?,曾獲得金雞獎、“五個一”工程獎,飛天獎、蒙特利爾電影節“評委會劇本創作大獎”、夏衍文學獎的張挺對此有著深切的體會,“我覺得我們這一代編劇,包括高滿堂那代編劇,在現在的市場上是被邊緣化的”。


一般古典主義、現實主義劇本的寫作推崇的是“真”。當張挺看到時下講述民國時期軍校生活的熱播劇中出現角色染頭發等現象時,覺得接受不了?!霸谖业慕逃w系里沒有這些,這是我們這一代編劇的難題,破解不了,你沒辦法寫成那樣?!睆埻嘈Φ?。


現在的電視劇市場也越來越讓張挺看不透,收視率誤導著創作方向。據一位業內人士透露,當下買數據跟買蘿卜白菜一樣,他曾接到電話問“我這邊有個0.3你要不要,下午四點前錢打過來就給你留著,要不就賣掉了”。據該業內人士透露,去年買收視率的“市場價”大概是5萬元/集,今年已經是12~15萬元/集了,而收視率要超過1.5至少要找三家買數據,光這筆錢就是45萬元/集。這對市場來說相當于逆淘汰,會給電視劇產業帶來致命的打擊。


張挺覺得自己已經跟不上市場需求了,“迷?!笔撬麄兡桥似毡榇嬖诘臓顟B,對于觀眾的喜好看不懂也越來越不理解。

在張挺看來,電視劇應該對民族、當下生活、個人起到反思、撫慰的作用,“這種電視劇是從經典文學里長出來的,與現在的小鮮肉這些直接從韓劇嫁接過來由劇到劇的形成方式完全不一樣”。


選擇匱乏的市場是病態的


上世紀90年代末,隨著港臺劇退出電視黃金檔,內地電視劇開始崛起。電視劇作為一種電視長篇敘事的表達形式,涌現出大量反映百姓真實生活、具有現實反思意識的重量級作品,如《牽手》《康熙王朝》《雍正王朝》《大宅門》等。


在輕型電視劇占領市場的同時,今年白玉蘭獎的入圍作品,不管是《北平無戰事》《老農民》《平凡的世界》還是《歷史轉折中的鄧小平》,卻都是具有鮮明時代烙印的厚重作品。


輕型劇備受追捧,并不代表這是唯一能吸引收視的方法?!耙欢ㄓ衅渌念}材也能讓收視提升,也能引起人的關注?!薄镀椒驳氖澜纭烦銎贩?、華視影視(現華視娛樂)CEO王琛告訴《中國廣播影視》記者,她仍然堅信“溫暖、正能量的題材能得到更好、更廣泛的流傳”。來源于真實生活、經過時光沉淀的故事往往顯得更加厚重,也更容易打動人?;ヂ摼W帶來的技術進步使得渠道多元、內容多元,成為影視產業發展的重要環節。與此同時,健康的內容市場也應該百花齊放。電視劇的品類越多,市場才會越大。


在《平凡的世界》之前,電視中已經鮮有現實主義經典作品改編的電視劇,今年同樣根據經典文學改編的電視劇《白鹿原》經過立項后15年的堅持也選擇開機。據悉,華視影視接下來還將做一部年代劇《大義秦商》,故事來源于陜西吳家的真實歷史。張挺則在創作一部探究中日兩國背后深層關系的電視劇《戰俘》。


華視影視CEO王琛相信電視劇市場陸續還會出現更多不同類型的厚重作品,“只有電視劇市場能夠不斷增添新的品類,豐富內容,才能吸引更多觀眾,和其他藝術形式比拼”。


多元化正在劇烈的推動視頻播出渠道的發展,內容生產商也必須在內容上爭取多元化?!叭绻蠹叶加X得某一個題材流行,就所有人都去追這同一個流行的題材,那這個市場一定會被我們自己做死。某種方法可以獲得成功,一定要記得并不代表其他方法都不能成功”王琛直言。


80后的王琛特別看重多元化,華視影視的團隊組成上也可以看出這一點,王琛向記者開玩笑道,“最好是從18歲到60歲都有,男女老少,不同背景,不同喜好?!睋?,公司的管理層大多是跨行業而來。王琛是學金融出身,有著多年的投行工作經歷。公司總裁趙毅是IT出身,注重產品思維?!耙话阌耙曅袠I出身的人較為感性,來自其他行業的人更理性一點?!蓖蹊≌f,“我相信如果取各個行業最好的地方都放在影視行業來,影視行業會越來越好?!?


供職于加拿大Imac Quartz Corp的趙君陽在本刊發表的專欄文章中曾提到,電視劇的成長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其中之一便是“內容上的深度化”??梢赃_到這一目標的方式是在背景中增加真實歷史文化知識,在角色上多方面展現人類本性中的美好與丑惡,在劇情中涉及深層次哲學思想問題。而作為商業影視作品,首先是要保證它的精彩與好看程度。



現在為什么一些電視劇會走向“雷”,在《大義秦商》總制片人趙毅看來,真正的難度,也是業內共同面對的問題,就是如何把一個有質感、有歷史傳承的故事,用現代人接受和喜歡的方式表現出來。觀眾看重的并不在于故事題材的老或新,而在于敘事手法和包裝手法上的舊和新,因而要做出取舍和平衡。


影視公司承載著商業和文化引導的雙重任務,“我們必須具備把經典的,真正帶有文化、地方歷史性的溫暖的東西轉化成觀眾樂于接受的影像作品的能力?!壁w毅表示。


《大義秦商》于2013年開始籌備,導演丁黑帶領的創作團隊對于劇本不斷調整,至今已經做過三個版本的劇本,據悉該劇會在2016年初開機。這部年代傳奇劇最大的難度依然在于平衡——來自市場接受度的傳奇故事表達,和創作團隊堅持所要體現出來的文化質感和人物、歷史還原度。


在文學性方面,趙毅專門聘請陜西史學家擔任藝術總監;在歷史還原上,他們在當地做了大量史料調查等工作,力求在符合電視劇創作和收視規律的前提下,把主人公的成長歷程、民族大義以及秦商和秦地文化的特色體現出來。


在《海上孟府》的創作過程中,張挺看了很多抗戰前期的回憶錄,發自內心地覺得不能玩那些神劇的東西。因為很多情節都是真實的,張挺的劇本寫得很慢、很痛苦,但最終呈現出艱難歲月里人格的形成、年輕人的成長,告訴觀眾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張挺認為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電視劇《白鹿原》導演劉進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也提到,《白鹿原》原作的底子是厚實的,“所以不會把它拍得非常飄,還是盡量營造真實感,讓大家通過電視劇回到那個年代,覺得生活在那個氣息里頭?!?


在演員選擇上,《海上孟府》中的陳沖、曾江、廖凡都是實力派。在王琛看來,“一劇兩星”后不能只著眼于控制成本——平臺不是沒有支付能力,而是缺乏高品質內容,高投入高回報是我們認為更穩定的模式。另外,“高投入不一定代表去選擇最貴演員陣容,而是最合適的”。據悉,《大義秦商》在演員的選擇上也是更多考慮貼合性而不僅僅是名氣。劉進同樣認為,“《白鹿原》不靠賣演員,所以在選擇演員上是盡量找最合適的?!?


成為推動潮流的“少數人”


電視劇的制作周期很長,《北平無戰事》和《平凡的世界》都是七年運作而來,王挺為創作《戰俘》光搜集資料就花了一年,《大義秦商》《白鹿原》僅劇本就打磨了三年。


新麗傳媒制片人、副總編輯高金璽就電視劇《白鹿原》的堅持曾經寫道:“導演主演以及所有主創對藝術品質的堅持,時時刻刻都在傳遞著一種信號,這不僅僅是在完成一部影視作品,而是在完成一個使命,召喚天南海北的手藝人共同完成一個偉大的工程?!?/span>


“潮流應該是引領出來的,而不是追隨出來的。只有自己創造潮流才能不過時?!蓖蹊≌f,“如果我們假設一部電視劇從出現想法,到播出需要五年時間。誰都不能確切的知道五年后會流行什么,你遵循的藝術規律一定是更本源、更基礎的。如果說上半年有部劇播得不好,我們下半年就不拍了,那是不對的?!?


王琛始終堅信少數人在推動潮流的發展,她要做那個“少數人”。華視影視出品的電視劇并不高產,他們更看重每一部作品的獨特之處,在某個方面創造或者引領一個潮流。


王琛常從金融的角度去思考問題:投資核心的原理就是風險和回報成正比,如果不想承擔任何風險,你拿的大概就是銀行存款利率;稍微愿意承擔點風險,拿的是理財的回報率;再愿意多承擔點風險,買點股票可能會一夜暴漲或暴跌,簡單說,風險和回報成正比。


在影視行業,只有充滿創新意識的作品才能沖出重圍,“你去做了,你就得了這個回報?!边@是王琛堅信的事。當年他們投拍電影《致青春》時也沒有被廣泛看好,王琛認為,如果人人都看好,那國內早就有青春片了,《致青春》也不可能引領青春片的風潮。


文化潮流的創新方向在哪里?在王琛看來,就是真實、打動人心的題材。


“首先,故事要好”,在王琛看來,一個好故事核心一定是能打動人的,“看到這個故事你是否相信?愿不愿意講給更多人聽?就如同我看到《平凡的世界》時希望更多的人都能看到,都能獲得能量。這樣的好故事,加上小說、廣播劇所奠定的廣泛讀者、聽眾基礎,造就了這個題材的稀缺性,非常珍貴?!?


在今天這樣一個快速消費的時代,花費七年時間拍攝《平凡的世界》,是因為“我自己特別相信書里傳達的精神,所以再難都堅持下來了”。這是一個源于生活、打動人心的故事?!啊镀椒驳氖澜纭返膬群司褪菆猿?、奮斗,如果你拍這樣一部戲卻堅持不下來,書就白看了?!?


《大義秦商》的題材同樣來源于生活,“都是吳家的后人講給我們聽的”。王琛相信這種能在生活中找到投影的故事一定會打動人心。觀眾有權利看到更豐富的電視劇產品,而制作方和播出平臺也有義務開拓更廣泛的類型故事,讓電視劇市場越來越多元、豐富?!叭绻蠹乙恢蓖袄住钡姆较蜃?,你“雷”我比你還“雷”,最后我們要把文化產品引導到什么地方去呢?”王琛這樣問道。

責任編輯:羅姣姣





×
×
河南快三走势图一定牛 极速11选5走势图90秒一期 幸运飞艇骗局视频 新浪股票 吉林十一选五前三组走势 甘肃十一选五玩法对照表 明日涨停的股票 炒股票新手入门教程 浙江11选5胆 幸运农场号码怎么组合 云南11选五5一定牛